最新地址 http://299dd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avhhh@mail.com

高中女同学叫徐蕊的一家三女全操了 [2/2]


  我说:「你不是在偷你妹妹的东西吧?让我来惩罚你!」

  她不做声。我把她的裙子提起来,一只手伸进去摸她的阴部。

  她哦地叫起来。

  我说:「你怎麽反映这麽大?平时搞你的时候也没见你有这反映。」

  我把她推到床沿,说:「你妹妹不会很快回来吧?我今天就在她房间里插你。」

  看她不吭声,我胆子就越发大了,把她压倒在床上,把她的内裤扯下来,就
用老二往她阴户里插。

  插一下,进不去,又插,还是进不去。

  我烦躁地说:「几天没日你,你怎麽就这麽紧?」

  她忽然转身,说:「别搞我了,我是徐蕾。」

  我大吃一惊!「你是徐蕾?」

  她说:「我姐买菜去了。」

  看她满脸红霞,我软下去的老二又翘了起来。

  反正已经差不多了,我说,「你就让我搞一下吧,你也想,对吗?」

  看她不吭声,我把她推倒在床上。

  「我姐快回来了。」她说。她爬起来,过去把房门关上。

  我把她压在床上,三下两下就把她搞定了。

  「我听见你们在隔壁作爱。」完事后,她一边梳理她的头发一边说。

  「你是不是一直想和我作爱?」我问她。「我和你姐第一次作爱的时候,你
一直在外面偷听吧?」

  「其实作爱也没有什麽。」她说,「疼死了。」

  「以后就不疼了,第一次都这样。」我说。「女孩有了第一次,就想要第二
次。以后就越来越想要,像上瘾一样。」

  「我姐是这样的吗?」她问。

  「你姐啊?她已经离不开我了。」我说。

  「骗人!」她朝我做个鬼脸,「你有那麽厉害?」

  「刚才你不是知道我的厉害了吗?」我笑着说。

  后来,我开始在她们家夜宿。因爲她妈很少回家住,这里成了我的天堂。我
往往在徐蕊睡熟后悄悄爬起来,摸到徐蕾的房间,而她往往在床上假睡着等我,
我一上床,她就热烈地抱住我,赤裸裸地宣洩她的情慾.

  我发现她们姐妹俩的生殖器官几乎一模一样,有时我搞不清楚正在操的是姐
姐还是妹妹。不过她们姐妹俩在性爱上有着不同的表现和偏好,例如,姐姐徐蕊
喜欢我正面日她,而妹妹徐蕾则较喜欢我插她的后庭花。姐姐徐蕊高潮时喜欢咬
住嘴唇不吭声,脸部肌肉扭曲很厉害;而妹妹徐蕾高潮时喜欢张嘴大叫,舌头伸
出老长。凭着这两点,我才能分出我正在干的到底是姐姐还是妹妹。

  有时候,当我们吃饭时,徐蕾会悄悄踢我一脚,搞的我很紧张。我知道她的
意思,她又发骚了,需要我操她。我会乘徐蕊洗碗的时候在客厅里摸徐蕾的屁股
和胸部,一边还要和厨房里的徐蕊说话。真是紧张又刺激!

  这种局面一直保持到高考以后,在等待通知书的那些天。当我搞了她们的妈
妈、并被她们姐妹俩撞见以后,我们的关系才终于结束。

  那天我锻炼回来,到徐蕊的房间里沖凉。我因爲常来,徐蕊将她家的钥匙给
了我。徐蕊和徐蕾都出去了,我一边沖凉一边快活地哼着歌。这时听见有人开门
进来,我以爲是徐蕊回来了,衣服不穿就到客厅里,一边叫:「宝贝!你回来真
好!」

  等到发现是她妈妈时已经来不及了!她妈妈惊大了嘴巴看着我,半晌说不出
话来!

  我结结巴巴地说:「阿姨,对不起!对不起!」

  一边飞快地跑回房间,穿上衣服。匆匆忙忙準备走。

  没想到徐阿姨会拦住我,笑吟吟地说:「既然来了,就在这里吃个饭吧。阿
蕊快回来了吧?」

  我说:「她去学校看分数去了。」

  徐阿姨热情地把我拉到沙发上,说:」刚才我什麽都看见了。怪不得阿蕊会
喜欢你。你这孩子,懂事,乖巧。阿姨喜欢你。你呀,看你身上这肌肉,真是个
搞运动的。阿蕊说你是举重冠军,对吧?」

  我说:「是。阿姨。」

  徐阿姨一边夸我,一边用手摸我的手臂,慢慢摸到我的胸部。我全身不自在。

  「别紧张。阿姨和你随便说说话。」她说。

  这个女人。我心理一咯登。

  「你看阿姨怎麽样?」她问。

  「阿姨挺好。」我说。

  「我问我长的怎麽样?漂亮吗?」她说。

  「阿姨漂亮。比我妈漂亮。」我说。

  「哈哈,乖孩子,嘴真甜。」她一边说,手一边放肆地在我身上抚摩。

  说实在的,徐阿姨虽然四十出头,但保养很好,一身珠光宝气的,像个贵妇
人,看起来不过三十左右。她一边看着我,一边往我裤裆里摸。手指非常老练地
引诱我的老二。虽然紧张,但我的老二还是高高地昂起了头。

  「啊,你这孩子,真是有意思。」徐阿姨哈哈笑起来,笑得我窘迫不已。

  我说:「阿姨,别搞我了,这样下去,我会做傻事的。」

  「做什麽傻事呢?」徐阿姨眼睛刁斜地注视我。

  「我,我会插你!」我结结巴巴地说。

  「啊!」徐阿姨忽然向后躺倒,急迫地将自己的裙子扯起来:「来来,孩子,
来舔我的屄!」

  她居然说出如此粗俗的字眼来!我被她撩起来了,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。

  我抓住她的内裤,一把扯下来。她的阴户没有毛!阴唇很饱满,但是黑多了。
而且,已经自己张开了!

  我将嘴巴压上去,一阵猛吸。「哎呀呀!哎呀呀!」她叫起来。

  我连牙齿也用起来了,咬住她肥厚的阴唇,不停拉扯。「啊啊啊!」她惊叫
起来。把腿张得更开了。

  我用手拉开她两瓣阴唇,舌头望里面探。

  「哎哟,受不了了,受不了了!」她叫道。

  我腾起身,压在她身上,将老二整条捅了进去,猛抽起来。她全身扭动起来,
嘴里「啊啊」叫着。

  我抽插了几十下,不解瘾,就整条拔出来,放在她的乳沟间。她熟练地将两
只乳房推过来,夹住我的老二。我用力地来回抽动。终于,我忍不住一阵狂泻,
射了她一脸一嘴。

  这时,大门被推开了。我听见徐蕊和徐蕾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大叫:「妈!你
怎麽可以这样?」

  我再也没有去过她们家。徐蕊和徐蕾姐妹,一个考上清华,一个考上北大。
我则高考失利,做起了小生意。现在,我的财富积累到了几千万。

  一个下雨的黄昏,我独自一人在坐在一家咖啡店里,一个女人在我对面坐下
来。她是徐蕾。我们聊到很晚,最后我带她到我住的酒店。

  我把她剥得精光,还是那样熟悉的生殖器官,还是那样喜欢后庭花,还是那
样的高潮。

  最后,我问她:「你姐现在怎麽样?」

  她说:「她结婚了,有个小孩。」

  我问:「你呢?」

  她说:「结婚了,又离了。」

  我问:「爲什麽离呢?」

  她说:「合不来。」又补充说:「我那个男人太正统了。」

  我笑了,说:「怪不得,你在床上像个妓女。」

  她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,说:「你是天下最色的男人。」

  我问:「爲什麽?」

  她说:「你把我一家三口都操了…!」

[完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