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299dd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avhhh@mail.com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美容妈妈 [3/4]

美容妈妈 [3/4]
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妈妈的小嘴撑得大大的一点缝隙也没有,喉咙发出混浊不清的声音,显然不满我将肉棒送进口腔深处。看着妈妈惊恐的眼神我把肉棒抽出几分,龟头在妈妈温暖的小嘴里快速抽插。

  妈妈知道我到了紧要关头,紧闭双眼,抓住我的手臂,指甲深深掐进我的肉里。自己竟然用嘴帮儿子完成射精,几滴泪水从眼角渗出。这是我射得最畅快淋漓的一次,龟头刚刚离开口腔就劲射而出,妈妈的鼻子、嘴唇、眼皮都留下我和妈妈合作的结晶。

  “妈咪的嘴都快被你撑裂了,告诉你,别想有下次……”下次?下次也许是其他部位了。妈妈张着嘴大口喘息着,口腔里还有一点残余的精液,但妈妈早已习惯我精液的味道,舌头一卷咽了下去……

  一个月后…………

  “妈妈,我想插你的小穴……”

  “妄想,再得寸进尺,妈咪的身体你哪也别想碰……”

  我半跪在妈妈裸露的上身,抓住妈妈一对乳白色的肉球,丰满的乳房被挤压变形,中间夹着我的肉棒。肉棒在双乳中间左冲右突……

  小嘴都被我奸淫过了,乳房自然也没费多少力就被侵入。一次我叫嚷着要吃妈妈的奶头,妈妈被我点燃起浓浓的母性。半推半就的被我脱去睡衣,当小巧的乳头舔得坚硬勃起,乳晕变大的时候。我连哄带骗把阴茎塞进妈妈深窄的乳沟。那天将精液射在妈妈浑圆的乳房上后,我死皮赖脸的要搂着妈妈一起睡。

  “只许这一次!”妈妈拗不过我,依然这样回答。事实上从此我就和妈妈睡在一张床上,每晚搂着美妙的胴体,还强迫妈妈握住我的阴茎。渐渐的妈妈已经习惯,甚至还很喜欢握着我的阴茎睡觉。

  我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的睡觉,先是妈妈的睡衣再也不用穿了;接着妈妈浑圆的乳房、平坦的小腹、修长白皙的美腿都可以任由我抚摸亲吻;再后来妈妈已经愿意主动和我接吻,每当我手指触摸到她的敏感地带时,妈妈柔软的舌头会使劲裹住我的舌尖吮吸。

  不过这一切都是在黑暗中进行,妈妈绝对不允许我开灯看她的胴体,小三角裤更是碰都别想碰。妈妈怕我天天射精身体支撑不住,和我约定每星期“做”两三次。事实上我旺盛的精力根本不在话下,除“预定”的日子,在其余的几天内我总是顽强的要求进入妈妈的身体。

  撒娇、耍赖,什么办法都试过了,好几次都感觉妈妈几乎坚持不住就要答应了。可惜……最终意志还是战胜了邪念。我不知是该佩服妈妈的定力还是该检讨自己挑逗的技巧,再怎么抚摸妈妈的大腿内侧还是把两颗乳头舔得挺立,进入妈妈体内的愿望始终落空。

  妈妈经过调理,脸上的蝴蝶斑渐渐不在了,天知道和精液有没有关系。妈妈并没有说以后不再需要我的精液了,我自然更不会提。我没有每次都把精液射在妈妈脸上,妈妈也不说什么。有两次我还故意射在妈妈的小嘴里,第一次妈妈狠狠骂了我好几句后将精液吐在地板上,第二次妈妈一滴不剩的吞进胃里,也许是我龟头插进去太深来不及吐,也许是别有用意。

  妈妈再也没有叫我“心肝宝贝”之类的昵语,自从为我口交后就再也没有叫过。现在轮到我经常将她抱坐在自己大腿上吻着小嘴,左一声“心肝!”右一声“宝贝”。妈妈非常喜欢我把她当小女生一样的娇宠。

  妈妈在我面前越来越放肆,说话做事一点长辈的姿态也没有。经常和我聊天的时候嬉笑打闹,有时候下手重了,我就故意板着脸罚妈妈为我口交。妈妈总是夸张的大呼小叫,而当我用力把她的头按下时,妈妈却又乖乖跪在我面前,用小嘴将我侍弄得如上了天堂。

  有一天妈妈被警察送进家门,原来那天她在回家的路上遭遇抢劫,还好附近刚好有巡警巡逻这才幸免遇难。第二天起,我每天都接妈妈一同回家。一旦离开美容院一定距离,我们就互相依偎着像一对情侣,“儿子,妈咪离不开你了…”

  “我也是……”话没说完妈妈的舌头已经裹住我的舌尖,身体软软的粘在我身上。   我在妈妈眼里成了她的情人,其实妈妈也成了我的情人,一个令我爱到骨子里的情人……

  “妈妈,为什么不给我你的全部?”

  “嘻嘻,就不给,得不到的东西最美好,就让你看得见吃不到,嘻……”

  又一次把精液射在妈妈嘴里后,妈妈依偎在我怀里。两只长腿缠绕着我的下身,手指揉搓着我软软的阴茎。我怀疑如今妈妈不许我插她的小穴更多的是一种顽皮的捉弄,而非禁忌。因为好多次妈妈把我挑逗得欲火中烧,而我想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妈妈都一边躲闪一边大声娇笑,看着我狼狈的神情一脸得意。

  今天公司里开会,聚完餐后我就急忙回家,享受妈妈爱的滋润。前脚刚进家门,还没和妈妈说上两句话,门铃就响了,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闪身进来。原来是同在一间办公室的女职员,可能我忙于赶回家,把一份文件忘了。她专门送过来,我连声感谢,请她小坐一下。

  妈妈倒了杯咖啡,女孩站起身接过,嘴里像抹了蜂蜜。“伯母身材真好,皮肤又白,看起来才30出头啊…”我发觉妈妈嘴上虽挂着笑容,心里未必有多高兴。这可和平时大不一样,平时有人夸妈妈身材肌肤的时候妈妈可是心花怒放,今天……

  女孩长相甜美,穿一条背带牛仔裙,披肩长发既柔又顺,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朝气。恭维着妈妈,不时还对我笑笑,送走女孩后妈妈抱着一个抱枕靠在沙发上看电视,小嘴噘着,一副受委屈的样子。

  “妈妈,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我爬上去,一把将妈妈娇小的身躯抱在我腿上。

  妈妈一双玉臂搂着我的脖子。

  “你和那女孩很熟?”

  “在一间办公室,你说熟不熟?”

  “人家长得可蛮漂亮……”

  “是啊,和美女一起工作比较愉快。不过再美也比不上妈妈啊……”

  “哼……油嘴滑舌……”

  妈妈的语气充满浓浓的醋意,翻下我的大腿坐到一边去,再也不理会我。看来妈妈误会了我和那女孩的关系,事实上我们确实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。大家都刚走出校园大门,彼此较谈得来而已。

  “妈妈,我去洗澡了!”坐了半天自讨没趣,今天开了一整天的会确实比较累,我捧起妈妈的脸颊深深吻了一下,进了洗漱间。妈妈好像在吃醋喔,我有点好笑又有点得意,哼着歌洗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。

  妈妈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条极显身材的白色旗袍裙,在沙发上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。一双圆润洁白的美腿从高高的开衩里伸出来,半遮半掩显得更加修长性感。纤细的脚腕上一根脚链亮晶晶的把玉足衬托得娇小秀丽,我头发还没擦干,看到此情此景阴茎一下就跳动起来。

  “妈妈,你真漂亮!”我抱紧妈妈一只手握住小脚。

  “去去去,现在想起妈咪啦?找你的美眉同事去!”

  醋意还那么浓,还是用行动表达吧!我心里想着,左手伸进妈妈腿弯,右手搂住背脊,将妈妈玲珑的身躯抱在怀里就往卧室走。妈妈娇声叫骂着装作强烈抗拒,丰满的小腿胡乱蹬着,激起我一阵兽欲。

  妈妈还是不肯开着灯让我脱她的衣服,我大感失望,摸黑趴在妈妈身上就去亲她的小嘴。没想到今天连嘴都不让我亲,手刚摸上乳房又被妈妈用劲拍打。

  妈妈脾气比较倔强,她不允许的事很难办到,总不能强奸吧?欲火一点一点的消失,加之今天确实有点累,我只好放弃纠缠,赤声裸体钻进被窝。短短几天妈妈被娇宠成这个样子,我有点懊恼,赌气没将妈妈的手拉过来握住我的阴茎。

  黑暗中妈妈将背对着我,屁股还使劲一挺将我顶离她身子几分,自己褪下了旗袍裙。实在无可奈何,明天再哄妈妈吧!

  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快进入梦乡时我听到妈妈小声抽泣。心中一软,转过身搂住光滑的裸背。“妈妈,怎么了,一晚上都在和谁赌气啊……”

  “呜……你是不是嫌妈妈老了……”

  不就来了个女同事吗,用得着如此折腾?我打着哈欠柔声安慰妈妈,早说不知多少次的柔言蜜语再次飞进妈妈耳朵。

  在我温柔的耳语下,妈妈渐渐平息下来,手从背后伸过来握住我的阴茎。

  “妈妈,我爱你,你是我的心肝,永远都是……”

  “妈咪也爱你,永远……”

  妈妈温顺的被我扳过身子,舌头主动伸进我的口腔,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,似乎在立下永不分离的誓言。

  我左手搂住妈妈,另一只手捏住妈妈裸露的乳房,轻轻揉搓,右腿也习惯性的伸进妈妈两腿之间。触摸到禁地的一霎那,突然感觉自己膝盖上方毛茸茸潮湿的感觉,天啦!难道妈妈刚才悄悄脱了内裤?

  妈妈发觉了我的惊讶,小嘴离开我舌头的吮吸,在我耳边用几乎听不到音说:“别的女人能给你的,妈妈也会给你!”我几乎不相信眼前的事实,右手往妈妈三角地带一摸。果然,卷曲的阴毛下一汪溪流,今晚妈妈全身赤裸,看来准备将身体每一寸肌肤都交给我。

  “妈妈,我真的可以摸吗?”我还在犹疑。

  “嗯!你不是一直盼望得到妈咪的全部吗……”妈妈的声音明显发颤。

  喔!太美妙了,我嘴里含着妈妈的乳头,手指从阴蒂滑过细缝,至会阴再到菊花蕾,轻轻摩擦一阵会阴后又将手指伸进妈妈的小穴里,刚进洞门妈妈就并拢大腿用劲收缩阴道,我手指明显感到阴道壁的挤压。湿热的感觉传递着妈妈的爱意……

  手指头涂满了爱液,我食中二指并拢慢慢顺着柔嫩的阴道壁探进去,大拇指轻搔妈妈的阴蒂。“……嘤……”妈妈娇吟的声音细如蚊蝇,握住我阴茎的小手也加强了爱抚。淫水将两片阴唇浸透,弄得我手背沾了很多粘液。

  我仔细听着妈妈的鼻息,感受她身体一切细微变化。妈妈将一只腿蜷起来,脚掌踩着床单摩擦,膝盖不自觉的挤压我的手。阴道还在紧一阵松一阵的收缩,最初明显是为了取悦我,而现在变成了因兴奋而蠕动。妈妈将头扭到一边,嘴角咬着枕巾,尽量压抑自己的喘息。

  我太想看看妈妈欲火被挑逗起的神情了,猛的伸手打开台灯。

  “呀…你作什么?你耍赖,妈咪不来了……”妈妈吓了一跳,双手捂着脸,两只小脚不停拍打床面。

  “妈妈,给我看看你的身体好不好?!”我把被子一把拉扯开。妈妈又急又羞,身子翻转过来紧紧趴在床上,脸深深的埋在底下。

  天天摸天天亲,完全在黑暗中靠自己的感觉去想像妈妈的胴体。如今终于可以将这具诱人的肉体一览无余,尽管只是背面。妈妈双手仍然埋在脸下,消瘦的肩胛骨隆起,显得玲珑雅致。优美的曲线顺着光滑的脊背延伸,刚过窄窄的蜂腰立刻变得圆润,丰满的屁股又白又滑韵味十足。股沟里隐隐看到一小丛阴毛。

  我贪婪的看着这具颤抖的肉体,肉棒肿胀得快要爆裂。我趴在妈妈背脊上,轻轻撕咬妈妈的耳垂。

  “小混蛋,你要干什么?快把灯关了……”

  “妈妈刚才不是亲口答应给我了吗?”

  “可我没让你开灯啊!……呜……长大了一点也不听话……”

  “不嘛!我要看你的身体,我要插妈妈的小穴……”

  我的胸膛紧紧贴着妈妈赤裸光滑的后背,骑着妈妈丰腻雪白的屁股,龟头在股沟处来回摩擦。淫水顺着细缝流出将阴茎擦得晶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