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299dd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avhhh@mail.com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与姊姊的温暖冬天 [2/2]

与姊姊的温暖冬天 [2/2]


  当我们关上门的时候,屋子里静的出奇,我们姐弟俩四目相对,我把姐姐揽在怀里,叫了一声:“姐姐,我们的雪人堆好了。”
  “弟弟,别动。”
  我们演绎着封存已久的台词.

  接着,我就感觉到,温润的唇压了上了,是这样的纯洁和神圣,但是游戏也马上就要结束了,就在姐姐慢慢把双唇收回去的时候,,我搂紧了姐姐,张开嘴,把姐姐的整个小嘴包裹在其中,吸吮起来。
  “阿林!”姐姐一把推开了我,“你在干什么?这已经不是姐弟之间的吻了。”
  “那这是什么吻呢?”我已经开始厚颜无耻起来。

  “是男女之间才有的吻,你从哪学来的?”姐姐已经激动的浑身战栗起来,胸部有了大的起伏,而对我来说,更加增添了兽性。
  “是啊,你是女的,我是男的,有什么不对吗?”我已经彻底露出了本性,这种态度连我自己也害怕起来。

  姐姐虽然外表柔弱,但骨子里有种天然的刚烈,总会在关键时刻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情,她直盯着我。缓缓的说:“好吧,你竟然这样的无耻,就把我——你的亲姐姐抱上床干你想敢的事吧,干你想干的男女之事吧。”
  说完,她就闭上了眼,忘着她挺拔的胸部,我咽了一口吐沫,姐姐低估了性动力对一个人的影响,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自己的弟弟拉向正轨,而我毫不犹豫的,把姐姐抱向了她的卧室、她的双人床。
  在我把姐姐放在床上的时候,我看见她的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,我有点犹豫了,但我的阴茎已经快要撑破了裤子,我顾不了那么许多了。

  我伏在姐姐的饿身上,一边疯狂的吻着她脸、颈,一边褪着她上衣,很快,姐姐身上只剩一只乳罩了,也是白色的,和昨天晚上的不同,这次是柔软全棉的,类似游装的比基尼,薄薄的,完全贴着姐姐饱满的双乳,就像姐姐的第二层皮肤.
  姐姐还是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,只是胸部起伏的更加剧烈了,半球状的双乳微微跟着颤动起来,气息也加快了。

  我贪婪的吻起姐姐的胸口,一直到滚圆的乳房,乳罩沾满我的唾液,湿漉漉的贴紧了乳房,我的双手肆无忌惮的在乳房的两侧挤压着,无边的柔软和韧性不断使我的加快速度。
  顺势而下,姐姐的裤子也被我脱去,里面竟然是白色的长筒丝袜,你再也没见过那么酷爱白色的女孩了,而白色也是我对姐姐的着迷的一大因素。
  绵制三角裤的低部是隐约的黑色,贴身的内裤衬托出姐姐肥滑外阴唇的线条,我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脱光,看看阴茎已跃跃欲试了。
  就在我拎住姐姐内裤的两边往下褪的时候,姐姐半起身子,一把拽住了裤子,哭着说道:“你疯了吗,我是你姐姐啊!”

  我这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,大声叫道:“我不要听,你只是个女人,我从没这样的喜欢一个女人,我从没这样着迷一个女人的躯体,就算你是我姐姐,我也要把阴茎插到你的阴道里. ”
  “啪”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。

  姐姐已经泣不成声,不断的骂道:“畜生,畜生,你简直畜生不如。”
  我抓住姐姐的双手说到:“我有什么错,我喜欢你,一个女人,姐姐你这样一个女人,有着窈窕的身材、丰满的双乳、圆润的屁股、肥嫩的阴户,难道我不动心,我是死人吗?”
  “我们是亲姐弟啊!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污言秽语?”姐姐似乎软下来了。
  “难道亲姐弟就不能互相喜爱、产生男女之情了吗?”
  “当然不能。”姐姐抬起头看着我,强调起来。
  “为什么?”我毫不避讳姐姐的目光。

  “别人会怎么看我们,你想过没有?”姐姐似乎胸有成竹的反问道。
  “现在就我们两,哪有别人,作怪的只是你的心理罢了。”姐姐一时无语,我捧起姐姐的脸庞,认真的说道:“阿玉(姐姐的小名),我现在才发现,我是爱你的,我才会如此,我的身边并不缺乏追求者,我都拒绝了,因为我隐隐约约的感觉我喜欢上一个人,我开始像你一样,害怕、恐惧,其实,我们害怕、恐惧的只是自己而已!”

  说完,我吻起姐姐的泪痕,姐姐并没拒绝,渐渐的我们的双唇就缠绵在了一起,我感到了姐姐鼻息的幽香,我用舌尖慢慢抵开姐姐的双唇,在紧咬的皓齿间划动,牙齿的堡垒再也不能攻克了,我试探着哀求道:“姐姐,阿玉,把你的舌头给我好吗,我求求你了。”

  姐姐并没说话,我感觉牙齿的城门大开,我的舌头突然就滑入姐姐甜蜜的口腔之中,我拼命用舌头探寻着、吸吮着,一次次的我把姐姐幽香犹如蜜汁般的唾液吸食到自己的口腔中。
  就这样,姐姐口腔中的每一个细小的部位都被我占领,亲姐弟的两条舌头在混合的唾液中纠缠在一起,姐姐竟然发出了享受的呻吟声。
  我使出最大的力气把姐姐的舌头犹如吸食果冻般的弄到自己嘴里,我知道姐姐已经妥协了,否则再大的力气我也是办不到的。
  姐姐的舌头就像蜜糖的源泉,有着无尽的柔软、甜蜜。

  你再一看不到这样萎靡的景像了,弟弟一丝不挂,姐姐穿着一套贴身白色的比基尼、白色的长筒丝袜,一对亲姐弟好像蜜月中的情侣开始了男女之事。
  我已经不满足口唇之欲,唾液加快分泌的口腔不断把姐姐的脸、粉颈变换其中,双唇移到姐姐乳房的时候,我一把把似有若无的乳罩扯掉,随着姐姐“啊”

  的一声两个基本完美的半球体豁然跳跃到我的眼帘,之所以说是基本完美,是因为姐姐的乳房丰满到微微呈现出椭圆的弧度,沉甸甸的如刚要成熟的木瓜,结实诱人。
  乳晕和乳头竟然是粉红的处子的颜色,我已经疯狂了,不断在双乳间舔来舔去,乳晕厚了起来,乳头充血成标准的圆柱体向身体两侧直楞楞的伸出去,通红而半透明,乳房整个也大了一套,姐姐“嗯嗯……哼哼”的已经不在极力压制自己本能的快感了。
  我看着有趣,用食指弹了一下姐姐的一个乳头,肉柱晃了晃很快又恢复了原状,依然挺立,姐姐大叫了一声“痒啊”。

  我的阴茎在姐姐娇媚的一声中爆胀,立即把姐姐的小三角裤褪了下来,现在我的姐姐只剩下一双白色的长筒丝袜了,我慢慢打开姐姐洁白的双腿,就在我看到郁郁葱葱神秘地带的一剎那,姐姐捂住了阴部,并没起身,只是轻轻说了一声:“不要后悔。”
  我坚定的说:“我爱姐姐胜过一切,我就算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也心甘情愿。”

  姐姐双手抓住了枕头,把头埋在了枕头里,把整个身子完全展示在自己的亲弟弟面前。
  我双手颤抖不已,拨开卷曲、错落有序的姐姐的阴毛,两片晶莹温润如玉般的大阴唇严实合缝,洁白洁白的,我忍不住的用自己的双唇慢慢蹭着,渐渐的两片人间美玉微微的泛红,缝隙也微微打开,姐姐最宝贵的东西即将被我挖掘,我用两个手指从上到下像划柚子皮似的、势如破竹的把姐姐的门户打了开来。

  看见粉血色的桃花源,阴茎的跳动已经不成频率了,龟头成了酱紫色。
  我知道不能过急,我不断的抚摩着姐姐的光滑大腿内侧,也不停的舔舐着阴蒂包皮,很快,姐姐就大声呻吟出来:“啊……嗯……,你要插就快插,不要老舔。”
  我真没想到姐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我毫不理会,又猛舔一气,珍珠般可爱的阴蒂被舔的胀了出来,我把它放在牙齿之间细细的轻咬,“啊,要姐姐的命啊!”随着姐姐的一声不由自主的叫声,阴道口流出一股清澈的小溪,顺着大阴唇的内侧流到了屁股沟。

  我再也熬不住了,很快就把阴茎插进姐姐的阴道里,与此同时我和姐姐相对而视,姐姐是这样的陌生而熟悉,我看见姐姐睁着双眼直视着我,直视着把阴茎插进自己姐姐阴道里的弟弟。
  我似乎看见一股怨恨的情绪从姐姐的眼中冒了出来,而我因此更加兴奋了,乱伦的罪恶燃烧成无边无际的快感,我的阴茎似乎就要被燃烧在姐姐的体内,龟头薄薄的皮肤和阴道薄薄的皮肤都蕴藏着一脉的血液,它们在激烈的撞击中似乎要破皮而出融为一体.
  姐姐的爱液越来越多,我俩的身下已经湿透,透明的液体在机械活塞般的运动下变成细腻的洁白泡沫,围在阴茎在阴道口进出的一段。
  在最紧要的关头,我慢了下来,姐姐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思,强忍着平静的说:“你射吧,我这有药。”
  这时我毫无后顾之忧,精液一阵阵的撒进自己姐姐的子宫.

  当我把阴茎拔出来的时候,随着精液和姐姐爱液混合体的流出,我听到姐姐“呜呜”的哭泣声,我拿着衣服,悄声的回到了我的卧室。
  至此一直,我们都没说话,因为我受不了姐姐默不作声的态度,当天我就买了回南方的车票,我想躲避自己的罪孽,我没抱任何希望姐姐能够原谅我。
  在我上火车的时候,我无意中看到,一袭白色的女子向我跑来,正是我的姐姐,她跑到跟前依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,说道:“走,为什么不打招呼?”
  “对不起。”这是我唯一能说的话了。

  姐姐看着我说:“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你还年轻,我相信你还是我的好弟弟。”
  说完,她轻轻的亲了我一下,转身而去,就如同一只纯洁的天使飞向天空。
  我想我会记得这个冬天的——姐姐和我的暖冬。